热门搜索:

后没有势力用不到他亲自下手甚至用不到他动用自己带来的聚义庄的

时间:2018-12-15 21:26 文章来源:互联网

 这时旁边有人调笑道:“咱们岳公子是对这门亲事不太满意啊,那穆家大小姐生的也是花容月貌,岳公子你之前不是还很乐意的嘛。
 
    听说前段时日子你去了一趟燕南,用了几个月便跟那神武门掌门的女儿勾搭上了,怕是看不上北陵府的那小家族了。
 
    那订婚仪式少庄主你怕是参加不了了,咱们这位岳公子,估计是已经准备悔婚了吧?”
 
    聂东流闻言挑了挑眉毛,这是那岳卢川的家事,他倒是管不着,只不过他对于岳卢川勾搭上神武门大小姐一事倒是有点兴趣。
 
    神武门也是北燕大宗,位列七宗八派之一,在燕南之地,倒是离这里有些远,林中郡和聚义庄所在的乐平郡都属于燕东之地。
 
    只不过对方毕竟是七宗八派之一,远比岳家的实力要强,岳卢川若是真能跟神武门联姻,那岳家的实力倒也会提升一大截。
 
    当然聂东流是看不上这种手段的,他本来就是一个强势之人,想要获得势力,他可以靠手段,靠算计,但却绝对不会选择靠女人。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还有婚约在身,现在悔婚去攀高枝,好说不好听,岳家的名声都容易被败坏。
 
    岳卢川恼羞成怒的指着那名武者厉喝道:“闭嘴!别在少庄主面前造谣,我岳家什么时候准备悔婚了?再胡说八道,我跟你没完!”
 
    眼看双方的火药味有些浓,聂东流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行了诸位,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吵起来不值得,对了,诸位有谁知道楚休此人,他是否在吕阳山之上?”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迷茫之色,对于他们这些出身大势力的武者来说,楚休无论是灭了山阳府张家,还是在吕阳镇内大开杀戒,这些都只能算是小事而已,他们当然没听说过。
 
    至于张百涛嘛,他虽然是巴山剑派的弟子,但这里是北燕,离西楚远着呢,估计除了山阳府的人外,其他地方的人连张百涛的名字都没听说过,要是巴山剑派的长老死在了这里,那估计还能掀起一点水花来。
 
    这时一名吕阳镇周围一个小世家的人走出来道:“少庄主说的楚休可是前段时间在吕阳镇内斩杀四名先天武者的楚休?”
 
    聂东流道:“对,就是他,现在他可在吕阳山上?”
 
    那名武者在这群人当中地位可是最低的一个,平常只能看着聂东流跟其他人谈笑风生,此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跟聂东流接触的机会,他连忙道:“我听下人说过,他在这吕阳山上呆了好几天了,我这就带少庄主你过去。”
 
    聂东流回身冲着其他人拱拱手道:“诸位先聊着,我去结识一个江湖上最近崛起的年轻俊杰,一会带来给诸位认识一下。”
 
    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他们知道聂东流豪爽义气,喜欢结交朋友,只不过在他们看来聂东流应该结交他们这些大势力出身的武者才对,整日里跟那些没什么背景的江湖草莽厮混有什么意思?
 
    此时的楚休还在跟吕凤仙闲聊着,旁边的包老三也时不时插一句嘴,讲一些当地武林的八卦。
 
    就在这时,他们感觉周围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向着他们望来,楚休抬眼一眼,一名武者正态度谦恭的带着聂东流向着他们走来。
 
    身后的包老三嘴巴张的老大,方才他还在说聂东流如何如何,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真人了,这可让包老三激动的很。
 
    来到楚休和吕凤仙的身前,聂东流拱拱手道:“可是楚休楚兄弟?”
 
    说完之后,聂东流又看着吕凤仙道:“这位是?”
 
    吕凤仙淡淡道:“燕西渔阳吕凤仙,无名之辈而已。”
 
    聂东流想了想,哈哈大笑道:“小温侯之名在燕西之地可是不小,怎么能算是无名之辈呢?”
 
    吕凤仙有些诧异,没想到聂东流竟然连他的名号都知道,不过吕凤仙的神色仍旧是一片淡然。
 
    其实之前吕凤仙对于聂东流的感官还是不错的,毕竟整个北燕都找不到说聂东流坏话的人。
 
    但先入为主,知道了楚休跟聂东流之间的恩怨,又听了楚休分析了聂东流的为人,现在的吕凤仙怎么看聂东流这礼贤下士一般的豪爽笑容都有些虚假。
 
    原版剧情中他们两个是好友,但这一世有着楚休的插手,这两个人却是已经彻底如同陌路了。
------------
 
第七十三章 信与不信
 
    PS:感谢书友爱吃火锅的咸鱼的盟主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第三位盟主^_^
 
    看着聂东流主动去跟楚休还有吕凤仙搭话,吕阳山那些散修武者的脸上都是露出羡艳的表情来,包括楚休身后的包老三都是如此。
 
    在北燕,能被聚义庄的少庄主看中,并且主动折节下交,那证明了你有实力,更证明了你从此以后便可以自称为是聂东流的好友,也可以用聚义庄的名头来办事。
 
    当然你都自称是聚义庄的人了,那聚义庄有事情找你帮忙,或者是聂东流有事情找你帮忙,你也应该答应才是。
 
    这点在其他人看来很正常,因为对大部分的武者来说,他们就算是想要去帮聚义庄的忙都没有机会。
 
    楚休看着聂东流,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只是淡淡道:“在下一个江湖草莽之辈,没资格去跟聚义庄的少庄主称兄道弟。”
 
    聂东流豪爽的笑了笑道:“人在江湖,只要是志趣相投者皆可成为兄弟。
 
    楚兄,看来你是还不知道我聂东流的为人,对于我来说,我交朋友只看他的脾气和本身,不看他的出身。
 
    江湖草莽又如何?我聚义庄本身就是江湖草莽出身,我父亲年轻时甚至连一把像样的兵器都没有。
 
    我聚义庄不论出身,只聚这江湖义气,我聂东流也是如此。”
 
    楚休拍了拍手道:“少庄主说的好!可惜我现在却不敢当少庄主你的朋友。”
 
    “哦,为何?”聂东流挑了挑眉毛问道。
 
    这些年来他所结交的江湖武者无数,大部分的人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和名号之后,都很乐意与他结交,就算是不乐意的,也很少会是楚休这种态度。
 
    楚休冷笑道:“我当然是怕成了少庄主你的朋友后,因为人情被拉去杀人,万一要是因为运气不好死在了其他人的手中,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这岂不是很可怜啊?”
 
    楚休直视着聂东流,淡淡道:“少庄主,张百涛等人的尸体可都还在吕阳镇外的荒地上扔着呢,你就不帮忙处理一下?”
 
    一听这话,聂东流的神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他作为中间人帮张百涛联系刘元海他们杀楚休一事,竟然被他给知道了!白痴!
 
    他这声白痴不是在骂别人,而是在骂张百涛他们几个。
 
    之前在聚义庄他就已经向着张百涛他们几个透露出这种意思来了,江湖仇杀这种事情,聚义庄不掺合,否则来了第一个,那便有第二个,这种事情对于聚义庄的名声好说不好听。
 
    张百涛等人都不是白痴,他们应该知道怎么做的,杀人又不是闲聊,在楚休面前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当然其实这件事情也怨不得张百涛他们,在他们动手之时,除了聚义庄内的人,也没人会联想到聂东流,但就是因为张百涛在杀楚休时,为了怕刘元海他们鼠首两端,情急之下吐出了‘少庄主’这三个字,这才让楚休推测联想到聂东流的。
 
    在楚休说出这番话之后,聂东流便知道,自己招揽着楚休是没戏了。
 
    若是楚休不知道他在其中串联,帮张百涛杀他,那聂东流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招揽结交楚休,只是让他聚义庄内知道这件事情的弟子嘴巴严一点就行了。
 
    而现在楚休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情,那肯定就是没戏了。
 
    没有人能够在知道对方曾经为了杀自己一事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之后,还腆着脸去跟对方结交的。
 
    当然就算是有这样的人,表示自己不在乎这些东西,那这种人聂东流也不敢跟其结交。
 
    能这样做的人,除了真白痴,那就是真隐忍,好似一条毒蛇一般,这样的人聂东流可不敢带在身边。
 
    想通了这点之后,聂东流面色平静的对楚休道:“如果我说那件事情是一个误会,楚兄你会信吗?”
 
    楚休也是淡然道:“少庄主认为我会信吗?况且就算是我说我会信,那件事情我不在意,少庄主你难道会信吗?”
 
    两个一会一个你信,你一会一个他信的,听得那名带聂东流来的武者和楚休身后的包老三一脸懵逼,都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些什么。
 
    聂东流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直接转身就走。
 
    在转身的一瞬间,聂东流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浓郁的杀机来,但只有一瞬间便已经消散。
 
    这个江湖对于聂东流来说只有三种人:朋友,可能成为朋友的人,还有敌人。
 
    如果楚休不知道这件事情,聂东流可以放心去招揽他,就算招揽不成功也不要紧,毕竟聂东流也没奢望到全天下的年轻俊杰都是他的朋友,而张百涛几个人死了也就死了,别说报仇了,他就连给对方收尸的兴趣都没有。
 
    但问题是现在楚休知道了这一切,方才那一番信与不信,听着像是绕口令,但实际上聂东流却是听懂了。
 
    这楚休是个明白人,仇怨既然都已经结下了,他不可能加入聚义庄,就算是他加入了,聂东流也不会信他,所以双方这段恩怨,没法消除,楚休不是他的朋友,也不可能成为他的朋友,那就只能成为他的敌人了!
 
    只不过现在的楚休虽然实力不错,但在聂东流看来仍旧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背后没有势力,用不到他亲自下手,甚至用不到他动用自己带来的聚义庄的人围杀楚休,那样只会丢他自己的脸,丢他聚义庄的脸。
 
    他聂东流想要对付一个小角色,什么时候要自己动手了?
 
    回到之前那些人当中,岳卢川等人看到聂东流竟然是一个人回来的,众人都是很诧异。
 
    岳卢川问道:“少庄主,你不是去招揽那什么楚休去了吗?怎么,他没答应?”
 
    聂东流苦笑着点了点头。
 
    岳卢川顿时面色一沉,冷哼了一声道:“少庄主你亲自去结交他,那是给他脸面,那楚休竟然如此不知好歹,简直就是给脸不要脸!一个小小的散修武者而已,还当真以为自己是个角色了!”
 
    其他人也是纷纷附和着点点头,显然他们也是如此想的。
 
    如此,虽然说是杀父之仇,但又何必这么着急呢,现在他和其他三人也都死在了楚休手中,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他们的尸体都扔在吕阳镇外无人管。
 
    怎么说也算是相识一场,等下事情结束之后,我也要派人把他们都安葬一下,顺便让人把张百涛的死讯送回巴山剑派去。”
 
    聂东流这番话直接将事情的过错都推到了那几个死人和楚休身上,听的在场的众人都是义愤填膺,大骂这几个人都不是东西。
 
    那张百涛就因为少庄主不想帮他报仇,便私自在聚义庄联系人,简直就是坏了规矩。
 
    还有聚义庄那三人因为张百涛许下的重利便私自答应帮他杀人,不顾聚义庄的名声,也不是东西。
 
    最可气的便是那楚休了,明明不关少庄主的事情,完全就是一个误会,结果他却是黑白不分,竟然还敢不给少庄主面子,简直就是给脸不要脸!
 
    最后那岳卢川更是感慨道:“少庄主就是少庄主,那张百涛和那三人如此坏了规矩,要是我,连管都不会管的,也就只有少庄主这样义气的人才会想着帮他们收尸。”
 
    话音一转那岳卢川便冷哼道:“少庄主不用担心,那楚休既然给脸不要脸,我便去教训教训他,为少庄主你出气!”
 
    一听岳卢川这么说,在场的一众人也是纷纷附和,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来讨好聂东流,反正在他们看来,一个寻常的散修先天而已,没什么背景,还不是要被他们随意拿捏?
------------
 
第七十四章 抢位置
 
    PS:感谢QQ阅读的书友Walke alone“打赏的一万阅点
 
    聂东流这边的人都纷纷在叫嚣着要出手教训楚休,帮聂东流出气,而聂东流却是摆了摆手道:“一个误会而已,不必如此,我聂东流的为人诸位知道就行,没必要为了一个人而动气。”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