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你自以为你混了一辈子的江湖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江湖

时间:2018-12-15 21:20 文章来源:互联网

   他双手仿若灵蛇一般,瞬息之间在楚休的刀锋之上连拍了十余掌,体内真气彻底凝聚在双掌当中,彻底将那刀锋之上一气贯日月的力量彻底击溃。
 
    不过虽然如此,但他的双手此时却也是被那煞气刺激的鲜血淋漓,被割裂出了无数的小伤口!
 
    楚休没到御气五重,无法凝聚出罡气来,但通过一气贯日月凝聚出的煞气,在威能之上却是并不逊于罡气的。
 
    大牵丝手彻底将楚休的红袖刀给握住,许重阳的眼中犹自带着一抹惊惧之色,方才那一刀若是斩中,绝对是有把握将他给斩杀的!
 
    “小子,我倒是小看你了,不过现在你的招数没了吧?去死吧!”
 
    话音还没有落下,许重阳便直接一手捏住楚休手中的红袖刀,另一只手以憾山拳势一拳轰出,攻向楚休。
 
    这一拳若是落下,楚休就算是不死也要重伤。
 
    不过就在此时,楚休却是做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动作来,他竟然弃刀近身,双臂直接向着他抓来。
 
    方才楚休那惊艳的一刀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在他看来这楚休肯定是专精于刀法一道的高手。
 
    这样的武者没了刀,实力定然要下降七成。
 
    就跟五大剑派那些剑修一样,手中的剑便是自己命,剑没了,命也就丢了。
 
    许重阳不知道,楚休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的性命压在一个点上,刀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趁手的兵刃,没了刀,他也一样可以杀人!
 
    许重阳在第一时间扔掉手中的红袖刀回防,但他那只胳膊却是已经被楚休拿在了手中,大弃子擒拿手施展而出,一瞬间许重阳便感觉一股大力袭来,这让他的面色骤然一变。
 
    他的大牵丝手也算是擒拿手的一种,所以他自然是知道楚休这门擒拿手的恐怖。
 
    许重阳的左手臂抖动如蛇,想要挣脱楚休的擒拿,右手直接一拳轰向楚休,准备将他逼退。
 
    许重阳不是以前楚休那些力量要比他弱的对手,面对许重阳这种级别的存在,就算是大弃子擒拿手能够暂时将对方擒下,楚休也做不到彻底将对方的筋骨扭碎。
 
    擒拿手本来就是一种可以四两拨千斤的武功,但想要拨动千斤,你起码也同样要有千斤的力道,才能去只用四两之力将其拨动。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楚休一时之间根本就无法彻底拿住许重阳,他只能选择暂且退避。
 
    但这时楚休的选择却是让他一愣。
 
    楚休并没有躲闪,而是直接全力施展大弃子擒拿手,双臂如同盘龙一般的绞杀而下,瞬息间许重阳的胳膊便扭曲成了一个麻花状!
 
    许重阳发出了一声痛呼之声,憾山拳劲落下,直接轰到了楚休的胸前,几乎是一瞬间他便听到骨碎之声响起,内腑被撕裂,这一拳便已经让楚休受到了重创!
 
    一个废了胳膊,一个内腑破裂,受了重伤,怎么看这都是楚休吃亏了。
 
    虽然楚休能以先天境界的实力把一个御气五重的高手逼成这番模样,但实际上吃亏大的,毕竟是他。
 
    不过就在此时,楚休面色通红,闷哼了一声,强忍着痛楚,将一气贯日月的力量凝聚在面部,对着许重阳,直接一口鲜血喷出!
 
    那是楚休内腑碎裂所造成的淤血,放才他硬生生忍着没有喷出,不过此时在一气贯日月那强大劲力的加持之下,着一口淤血已经不是鲜血了,而是彷如暗器一般的血箭!
 
    任凭许重阳如何防备,他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使出这一招来,那血箭轰在了他的脸上,顿时将他的双目打的稀烂,让许重阳顿时哀嚎了一声,身形急速的向后退去。
 
    而这时楚休却是彷如附骨之蛆一般,紧贴着许重阳的身形,一气贯日月的力量凝聚在他的双指当中,使得他的双指变得殷虹如血。
 
    这一指迅捷无比的落下,精准的刺入了许重阳的咽喉当中,一阵骨裂声传来,碎的是许重阳的喉骨,也是楚休的指骨。
 
    但楚休却仿佛没有察觉一般,双指一撕,硬生生的将对方的喉管撕裂,瞬息之间鲜血飞溅,喷了楚休一身,衬托得此时的他恐怖无比,但许重阳的身形却是轰然倒地!
------------
 
第六十九章 你看我像白痴吗?
 
    以先天境杀内罡境这种事情有过,在江湖上也并不稀奇,甚至楚休就见过,那三名龙骑禁军虽然是内罡境,但也死在了楚宗光和沈墨的手中。
 
    但这种杀人的案例却都是靠着外物底牌来杀的,而像楚休这种面对面,硬碰硬的斩杀了一名内罡境的高手,这种情况却是仍旧在让在场的众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最为惊骇的便是曹大海等三人了。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都已经找到了一名内罡境的强者,竟然还会被楚休所击杀。
 
    他们心中惊骇,但作为对手的吕凤仙却是仍旧冷静无比。
 
    在曹大海分神的一瞬间,他手中的方天画戟好似一条猛龙一般,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贯穿而出,轰然一声,直接将曹大海给硬生生的钉在了墙壁之上!
 
    曹大海口中鲜血流淌,眼中露出了一抹不甘之色,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吕凤仙的手中。
 
    要知道他之前一直都在忌惮着楚休,包括他把许重阳找来,其实也是因为忌惮楚休,但他却没想到,这看似只有相貌出众的吕凤仙,竟然实力也是这般恐怖。
 
    另外两名黑虎帮的武者一愣,帮主死了,他们还打不打?
 
    一个想要再战,因为楚休那边浑身鲜血,看着凄惨无比,估计都失去战斗力了,而吕凤仙连战三人也不轻松,钉死了曹大海之后他内力即将耗尽,甚至都在微微喘息,只要解决了吕凤仙他们便赢了。
 
    而另一个却是被这种场面给吓到了,只想要逃走,况且现在曹大海死了,这黑虎帮的帮主也该换一个人了。
 
    于是乎两个人同时一动,结果却是诡异的向着两个方向冲去,一个逃出了陈家,而另一个却是冲向了吕凤仙。
 
    看到这一幕,那名对吕凤仙出手的武者却是直想骂娘,不过吕凤仙根本就没给他骂出口的机会,眼前一柄势大力沉的方天画戟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虽然吕凤仙自身的消耗也不少,但一个普通的先天武者还是难不倒吕凤仙的,几招过后便直接被吕凤仙所斩杀。
 
    逃走的那名黑虎帮的武者楚休并没有去追,那人已经吓破了胆子,杀与不杀已经没有意义了,眼前可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大厅内遍地都是尸体,鲜血淋漓,陈元直这才走过来,带着笑意道:“这次当真是多谢二位了,帮我陈家保住了紫叶茱萸,我儿能有二位这样的好友,当真是三生有幸。”
 
    楚休甩了甩自己刀身上的鲜血,猛然间抬头问道:“陈家主认为我是白痴?”
 
    陈元直脸上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疑惑道:“楚少侠为何这么说?你当然不可能是白痴。”
 
    楚休冷笑道:“我既然不是白痴,那你认为我是那种在这里打生打死,就是为了要帮你们陈家守住至宝,最后只换来你陈家主一声谢谢的那种白痴人物吗?”
 
    陈元直的面色顿时一变,他冷声道:“楚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也想要那紫叶茱萸?当初你主动要来帮我陈家,我还感激不尽,但没想到你却是这种狼子野心之辈!”
 
    说到这里,陈元直脸上露出了一丝悲愤之色:“你们两人实力强大,我都不是对手,那紫叶茱萸你们想要,拿走便是,就算我陈家这次看错了人!”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来,不过此时的他满脸鲜血,却是显得有些狰狞,而那边吕凤仙脸上的表情也是阴沉如水。
 
    楚休摇了摇头:“我说了,陈家主,别拿我当白痴,应该说从一开始,你们压根就没相信过我们二人!”
 
    楚休从怀里拿出那里面装有紫叶茱萸的秘匣,直接将其打开,随手扔在地上,里面装的,只不过是一堆寻常的杂草!
 
    楚休将目光转向吕凤仙:“吕兄,我就说过,你看人的眼光可不是那么高明,现在你信了吧?”
 
    吕凤仙阴沉着脸没有说话,虽然他不愿意相信陈同是在骗自己,但其实他早就看出不对来了。
 
    方才许重阳出现时,他们虽然他们是落入了下风,但也未必没有一搏之力,结果那陈元直却是一直都没有出手,显然是有着其他的心思在。
 
    眼见心思被看破,陈元直收起了脸上的假笑,冷声道:“楚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心思!
 
    你说我不信你,但你楚休从一开始也是没安好心,你跟那黑虎帮等人一样,都是在打我陈家这紫叶茱萸的主意!”
 
    楚休挑了挑眉毛:“这点你可就猜错了,我是不是没安好心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吕兄可的确是想要帮你的,但结果,你可是让他很失望啊。”
 
    陈元直看了吕凤仙一眼,忽然叹息了一声,刚准备说些什么,不过就在此时,他的双目当中却是猛然间露出了一抹锐利之色,手中四柄金钱镖浮现,带着呼啸的劲风向着楚休和吕凤仙袭来!
 
    “跑!”
 
    陈元直冲着陈同厉喝了一声,眼下楚休已经重伤半废,吕凤仙也有些消耗过大,他一心想跑,这二人未必能够追得上他。
 
    吕凤仙冷哼了一声,手中的长戟横扫,四枚金钱镖直接被他扫落,而后他竟然直接掷出了手中的长戟,陈同躲避不及,直接被长戟扫中,吐血而飞。
 
    陈元直倒还记得他这个儿子,刚想回身,楚休便已经来到他的身后,大弃子擒拿手施展而出,煞气爆发,瞬息便拧断了陈元直的双臂,将其废掉。
 
    楚休直接将陈元直还有陈同扔到吕凤仙面前,随意道:“吕兄,这个赌你输了,那紫叶茱萸我也就不客气了,这两个人你准备如何处置?”
 
    吕凤仙没有直接说,而是紧盯着陈同道:“你当初找我,就是准备利用我来跟聚义庄搭线?
 
    我吕凤仙的为人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你为何不直接说,非要骗我?”
 
    看到这一幕楚休不禁摇了摇头,这位老兄这辈子在看人上面栽的跟头可是不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陈家摆明了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想要借助这个紫叶茱萸玩一把大的,结果把自己玩脱了。
 
    如果当初他选择把紫叶茱萸交给那三派,让他们自己争夺,那便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在楚休看来,他们想要通过紫叶茱萸来结交聚义庄的想法也是愚蠢的很,这位陈家主显然把聚义庄想的有些太好了点。
 
    聚义庄同样是江湖宗门,只要是江湖宗门,讲究的便是利益二字。
 
    就算你献上了紫叶茱萸,跟聚义庄搭上了线,但结果你自己实力不济,太过废物,无法给聚义庄带来利益,那也是一样无用。
 
    江湖上唯有利益才是永恒,但只有实力,才是真正的根基。
 
    这陈家家主的实力稀松,还不如张松龄,可以说是楚休见过的最弱的先天了,就这点实力还敢算计着要去攀附聚义庄,没有自知者明说的就是这种人。
 
    而此时面对吕凤仙的责问,陈同的脸上露出一丝悔意,不过他不是后悔去骗吕凤仙,而是后悔在发现楚休和吕凤仙在一起时,他就不应该把这两个人给带到陈家来。
 
    可惜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所以陈同直接一咬牙道:“吕兄,这件事情是我陈家做错了,你杀我行,但还请放过我爹!”
 
    他知道吕凤仙的性格,对待敌人足够果决,但对待朋友,吕凤仙应该下不了狠手。
 
    而那边的陈元直也是沙哑着嗓音道:“二位少侠,这件事情都是我一人之过,主意是我出的,放过我儿子!”
 
    吕凤仙长出了一口气,他直接对楚休道:“交给你处理了。”
 
    说完之后,吕凤仙便直接拿起他的方天画戟,站在了门口。
 
    陈同想的没错,吕凤仙是无法对昔日的朋友下狠手,但这却并不代表他就有妇人之仁,就算是面对陈同的欺骗也能放过他。
 
    楚休的性格吕凤仙知道,既然他说交给楚休处理,那楚休会把这二人如何,那他就管不着了。
------------
 
第七十章 归属
 
    PS:感谢书友守寡の小尼姑、次元梦想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吕凤仙把陈同父子交给他来处理,这倒是让楚休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吕凤仙会放过这二人的。
 
    不过后来楚休想想也就释然了,现在的吕凤仙并不是原版剧情中的那些吕凤仙,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跟一成不变的游戏相比,人心,是会变的。
 
    原版剧情中的吕凤仙会经历的事情,现在世界当中的吕凤仙不一定会经历,而且随着楚休的插手,吕凤仙说不定还会经历一些其他的事情。
 
    这个忽然出现的想法让楚休有些焦虑,一直以来楚休都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蝴蝶效应。
 
    从他重生以后,这方世界其实就已经偏离了剧情了,楚家事变虽然发生了,但却死了沈墨这么一个不该死的人。
 
    这些都是小事,所以暂时不会引起大致剧情的变化,但等到楚休的实力越来越强,或者是他接触的人越来越多,那这方世界最终会变成什么模样,就连楚休自己都不知道。
 
    简单来说就是楚休跟其他人相比,唯一的优势可能会渐渐消失。
 
    楚休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冷芒,蝴蝶效应也好,剧情改变也罢,反正在这方世界,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楚休只要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前进,达到了这个世界的巅峰,那时候他才能够高枕无忧,不惧一切。
 
    前世他隐忍的足够久了,这一世自然是要行事勇猛激进,同时心中算计如履薄冰,如此才能够一路走到真正的巅峰。
 
    将这些想法暂且抛在脑后,楚休看向陈元直父子,搜了搜两个身上的身上,并没有发现紫叶茱萸,他淡淡道:“这时候在这里上演父子情深的戏码有用吗?把紫叶茱萸交出来。”
 
    在看到吕凤仙将他们二人交出去之后,陈元直父子便已经绝望了。
 
    楚休是什么人,他们只是接触短短两天便已经察觉到了,落在他的手中,他们怕是凶多吉少了。
 
    陈同带着期翼的目光道:“我把紫叶茱萸交出来,你便能放过我们?”
 
    楚休摇了摇头:“看来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啊,我让你交出紫叶茱萸来,这句话这么难理解吗?”
 
    话音落下,楚休竟然直接一刀捅进陈同的胸口,扭了扭刀柄,陈同已经没了气息。
 
    看着自己的儿子就在自己眼前被杀,陈元直瞬间便愣住了,楚休抽出刀来,对他淡淡道:“你也是一样,一句话的机会,把紫叶茱萸交出来。”
 
    陈元直赤红着双目,对着楚休疯狂的大吼道:“做梦!紫叶茱萸被我藏了起来,你就算是翻遍陈家也是一样找不到!你杀了我儿子,这次我也要让你费劲心机只能一场空!”
 
    楚休无奈的摇摇头道:“又是一个听不懂人话的。”
 
    这一次楚休倒是没杀陈元直,也没白废力气去真的把陈家翻个底朝天,他现在可还有重伤在身,早拿完东西好找个地方养伤才是最重要的。
 
    楚休直接去陈家后院内宅,将陈家一些旁系弟子和陈元直嫡系亲属等人都给威逼了出来。
 
    陈家的实力本来就不强,除了陈元直一个先天,陈同一个凝血,其余的都是淬体境,所以在交手之时,陈元直压根就没让他们出来送死,而是让他们全都呆在内宅,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许出来,结果现在却是被楚休一网打尽。
 
    看着楚休把那几十个人压出来,陈元直咬牙切齿道:“楚休!祸不及家人,你不讲江湖规矩!”
 
    “江湖规矩?谁来定的规矩?”
 
    楚休淡淡道:“陈元直,你自以为你混了一辈子的江湖,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江湖。
 
    手里面拿着刀的,才有资格立规矩,现在我手里面有刀,我说的话,就是规矩!”
 
    楚休没有再逼问陈元直,他直接将目光转向陈家中一名三十多岁的武者,问道:“你在陈家是什么地位?”
 
    那名武者哆哆嗦嗦道:“管事。”
 
    “三十多岁便是管事?你是陈家的旁系血脉?”
 
    那名武者勉强点了点头。
 
    “知不知道紫叶茱萸在哪?”
 
    那名陈家管事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楚休便直接一刀斩出,瞬间尸首分离,让陈家的众人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来。
 
    站在厅堂门口的吕凤仙皱了皱眉头,他是有些不赞同楚休这种滥杀无辜的行为的,不过想到陈元直父子的所作所为,他也没多说话。
 
    楚休面无表情的将目光转向第二个人:“你知不知道紫叶茱萸在哪?”
 
    第二名武者四十多岁,也是陈家的旁系,看到楚休的目光转过来,他直接崩溃的大喊道:“别杀我!我知道!紫叶茱萸就在家主屋内的密室里,不过开启密室的钥匙分别在家主和公子手中,两把钥匙合一才能打开密室!”
 
    楚休撇了撇嘴道:“拿着钥匙去打开密室,把紫叶茱萸还有陈家的丹药都给我拿来,别想着逃走,除非你自信你的速度能比我快。”
 
    那名陈家的旁系族人哆哆嗦嗦的从陈同的尸体上搜出来一枚好似装饰品一样的铜云纹,又顶着陈元直杀人一样的目光,从他身上搜出来一枚很相似的云纹,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这便是钥匙。
 
    拿着钥匙,那名陈家的旁系族人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把紫叶茱萸还有一大包瓶瓶罐罐拿给楚休,颤抖道:“大人,陈家的宝物都在这里了。”
 
    楚休拍了拍肩膀,赞许道:“不错,从今以后,你就是陈家的家主了。”
    那名旁系族人一愣,呐呐道:“可是家主……”
 
    他的话还未说完,楚休直接一刀捅穿了陈元直,抽出绯红色的刀身,甩了甩刀身上的鲜血道:“现在可以了,你便是新的家主了。”
 
    将这些东西收回到空间秘匣中,楚休便直接跟吕凤仙离开。
 
    陈家除了陈元直父子,便没有其他嫡系族人了,杀了他们两个,嫡系一脉便算是彻底被灭了。
 
    而且临走的时候楚休随便指派了一名旁系当家主,他只是那么随口一说,但权力这东西可是会让人迷失的,没了嫡系,那帮旁系族人会打成什么模样,那就不是楚休会考虑的事情了。
 
    眼下楚休受了重伤,他也没着急回吕阳镇,而是准备找个偏僻点的荒山养伤。
 
    路上吕凤仙忽然道:“楚兄,这次你帮了我,那紫叶茱萸全都留给你,我那一份是不会要的。”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谈不上帮你,我的目的其实从一开始就是那紫叶茱萸,而且这次若是没有你拦住黑虎帮那三人,我也杀不了许重阳。”
 
    吕凤仙坚持的摇摇头道:“意义不一样,对于我来说,你这就是在帮我。”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